【汽车科技AutoTech】相比去年1月份时的低迷,今年的特斯拉在股票上的确表现非常抢眼。昨天,特斯拉的股票出现了一次盘前接近2%的涨幅,而在今天早上,每股价格也一度超过了360美元。这当然和去年12月成功发布纯电动卡车Semi有关,也和产能逐渐爬坡开始进入良性循环的Model 3也有关,但最重要的是,特斯拉官方在昨天宣布“埃隆马斯克”将继续执掌特斯拉很长一段时间,并公开了为其他私人订制的一套长达十年的期权奖励方案。

这套方案从2018年开始执行,直至2028年告一段落。期间如果马斯克能够带领特斯拉完成全部的运营和市值目标,那么作为最大的功臣,马斯克将可获得最高2030万股特斯拉股票期权。按照终极目标6050亿美元市值来计算,这笔期权奖励的价值将高达726亿美元(约合4642亿元人民币)。所以说,当你还在冥思苦想今年的年终奖究竟能拿几个月的工资时,马斯克或许在考虑的是726亿美元究竟应该怎么花呢?

论赚钱,我马斯克就没输过

要学会花钱,首先得能够赚钱,但这个问题难不倒和钱结缘的马斯克。似乎在赚钱这件事上,他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输过。

童年时期的埃隆·马斯克(左)和弟弟金博尔·马斯克(右)

由于父母离异,9岁的马斯克不得不在做父亲和母亲之间做一次选择。最终他和弟弟选择了与父亲一同生活。在父亲口中,马斯克一直是一个“内向的思想家”,在其他孩子都沉迷于参加派对、橄榄球或者其他什么体育运动的时候,马斯克却更愿意花上3天的时间把需要半年的Basic课程全部学完。在12岁那一年,马斯克向某计算机杂志出售了一款名为“Blastar”的太空游戏,而作为游戏开发者他获得了500美元的报酬。据马斯克自己回忆,他称这款游戏是“a trivial game”(一款糟糕的游戏),但比Flappy Bird强多了。

在通过母亲的加拿大身份拿到国籍之后,马斯克很快就飞到加拿大的安大略女王大学开始了自己的高校生涯。这段时间除了上课之外,马斯克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赚钱。他做过锅炉房铲土工,当过银行实习生,甚至在学校宿舍的楼下卖过电脑。

1995年,马斯克拿到了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物理学和经济学双学士学位。原本计划继续攻读博士学位的他却受到了互联网的召唤,觉得“创业才是正事,不要让上学耽误了前途”,随后在开学第二天申请退学,并与自己的亲弟弟金博尔·马斯克共同创立了一家名为Zip2的公司。这家看起来有点像“大众点评网”的公司在当时十分新潮,而且,马斯克废寝忘食的努力也让它以飞快的速度成长。很快便被康柏花3亿美元的价格收入囊中,而马斯克凭借这次交易成功获得了2000万美元。在1999年,2000万美元是相当巨大的一笔财富,更重要的是当年的马斯克仅有28岁。

 

金博尔·马斯克(左)和埃隆·马斯克(右)

迅速积累起来的资金让马斯克体会到了“创业”的快感,于是他很快便将钱投入到了下一个项目当中。3年后,当马斯克再一次卖掉自己创办的公司时,他获得了2.5亿美元的收益。而这家公司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Paypal。随后的故事相信大家也都知道了,马斯克先后遇上了电动汽车狂热爱好者JB Straubel和特斯拉项目真正意义上的创始人Martin Eberhard,并自掏腰包加入特斯拉。同时,马斯克的SpaceX也开始制造它的第一支火箭。

会赚钱,更会烧钱

直至今日,马斯克的脑子中仍然在不停的涌现出能够赚钱的新点子。像去年12月落成的澳大利亚电容存储系统PowerPack,亦或是执着于挖洞打造城市地下高速隧道的Boring Company,在未来都能够给马斯克创造更多的财富。这种与生俱来的“赚钱”能力,即使放眼全球的企业家也绝不多见,但对于马斯克来说就好像是吃饭睡觉一样简单。奇怪的是,虽然马斯克本人在赚钱的道路上平步青云似乎很少遇到坎坷,但如果从公司的角度来看却并不是那么一帆风顺。除了已经卖掉的Zip2和PayPal之外,目前马斯克手头掌握的几家公司之中,几乎哪家都没处于非常良好的盈利状态。换句话说,马斯克手头的公司没有一家不在“烧钱”。

在2008年的时候,特斯拉曾陷入过一次破产危机。虽然第一款产品纯电动跑车Roadster成功研发引起了许多关注,但却在销售方面反响平平。毕竟在当时特斯拉Roadster的价格可以买到很多相当不错的燃油跑车,而那个时候全球也并没有像今天这样重视新能源汽车。当时马斯克手头的三家公司都出现了烧钱烧到青黄不接的情况:除了特斯拉之外,SpaceX的猎鹰9号频繁发射失败给马斯克的太空梦蒙上了一层阴影;同时SolarCity刚刚成立百废待兴,很多地方都需要投入资金。此时的马斯克可谓是一度陷入人生的谷底。据他自己后来回忆谈到:“2008年是令人绝望的一年,几乎每一天早上醒来我的枕头都是被汗浸湿的。”

头疼归头疼,问题总得解决,所以马斯克开始了特斯拉拯救大计划。首先马斯克自掏腰包注资了4000万美元以解燃眉之需,随后又以个人名义借给公司4000万美元,保证了后续的研发和生产。除了解决“钱”的问题,马斯克也没有忘了解决“人”的问题。他利用自己董事会主席的身份发动了一次弹劾,将当时特斯拉的创始人以及首席执行官Martin Eberhard逐出了公司和董事会,然后亲自挂帅,开始通过管理和运营来真正挽救这家公司。与此同时,另一个好消息从天而降:猎鹰9号的第四次终于发射成功,而且经过了12次谈判,SpaceX拿到了NASA的16亿美元大订单。这个好消息在振奋人心之余也在一定程度上给马斯克的三家公司带来了一丝生机。通过公司之间的资金周转和运维,马斯克最终当然是盘活了特斯拉,也让SpaceX和SolarCity走上了正轨。虽然听起来和贾布斯在乐视的运维方式有点像,但特斯拉的最终还是坚持到了融资进来的时刻。

隔年3月26日,特斯拉Model S成功面世。这款超越时代的纯电动豪华轿车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振,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为特斯拉立下汗马功劳的马斯克。

距离真正盈利还差一步

度过了艰难的岁月,你肯定认为如今特斯拉风生水起,又是发布Semi和新一代Roadster,又开始批量交付Model 3,肯定已经赚得盆满钵满了吧。很遗憾,并没有。像特斯拉这样的公司,如果想要真正实现盈利,一定需要大规模的量产和交付才能实现。虽然Model S和Model X在全球市场的表现都算得上可圈可点,但他们的销量相比投入就完全不值一提了。

特斯拉公布第三季度财报:亏损超预期,但Elon Musk说信心不灭

特斯拉2017年第三季度的财报显示,第三季度整体营收为29.85亿美元,同比增长了30%;但去掉成本后,2017年第三季度特斯拉净亏损为6.71亿美元。要知道,2016年同期虽然整体营收只有22.98亿美元,但好歹净利润还有2190万美元,也算赚到一点钱。如今净亏损高达6.71亿美元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赚来的那点钱又被烧进去了。

在2017年的上半年,特斯拉就投入了大量资金用于保证Model 3的生产。光在弗里蒙特和GigaFactory 1两个大工厂身上的“升级”费用就高达5.53亿美元。同时,特斯拉还需要部署更多的超级充电站、开设更多的零售店、增设服务中心、增加移动维修车等等……这其中任何一项都是一笔天文数字。马斯克心里很明白,虽然现在花钱肉痛了一些,但这些投入全都是值得的。一旦Model 3交付达到了一定数量,公司的业绩就会扭亏为盈。

为了这个目的,马斯克不得不在去年12月早早的抛出Semi和Roadster这两颗重磅炸弹。一方面可以拉高已经跌的很惨的股票价格,另一方面也能吸引更多的投资人将手里的真金白银砸向这家“美金黑洞”。由此可见,造车事业的烧钱速度几乎超过了马斯克的预估。也得亏是马斯克这样的赚钱天才,才有办法把特斯拉又大又重的盘子玩的如此明白。

如此说来,Model 3是不是可以让马斯克高枕无忧了呢?很遗憾,并没有。虽然看起来Model 3的销售异常火爆,在刚刚开放预订没多久就已经“不完全统计”出了超过40万辆的订单。但在2018年开年之后,连续出现的两起“负面消息”也让一部分车主开始心生动摇。先是有拿到车的车主投诉特斯拉“内饰材料与宣传不符”,这让特斯拉在公关方面着实费了一些功夫。随后又有网友质疑Model 3将仪表盘和中控屏都汇聚到了一块15英寸的屏幕上,容易让驾驶者在开车时分心造成危险。为此,马斯克都不得不亲自上Twitter客串了一把客服,并且向用户透露“未来特斯拉Model 3会添加超级牛X的人工智能语音助手”的劲爆消息,才最终得以平息众怒。

除此之外,原本马斯克计划在2017年12月底就能够达到每周5000辆的生产能力,但随着特斯拉公布2017年的销售数字,大家惊奇的发现这个问题并没有得到完美的解决。2017年第四季度特斯拉总计销售了29870辆汽车,其中Model 3有1550辆,加上还在运输之中没有完成交付的860辆,第四季度Model 3的总产量也不过是2410辆而已,仅比第三季度的2400辆多了10辆。所以随后马斯克就表示5000辆每周的产能估计要延期到2018年7月才能实现了。

车辆本身的各方面素质与消费者的预期出现了差距,再加上产能问题迟迟不见好转,这都让很多交了1000美金订金的车主心生退意。据小道消息,那些排队比较早的黄牛只需要花1000美元,就能以3000美元的价格将“购车指标”转手。但如今半年多时间过去了,那些排在30万、40万以后的准车主们(其中大多是中国地区的消费者)也都在思考究竟是否还有必要继续等下去。毕竟像蔚来ES8这样能对Model 3产生威胁的纯电动车型也已经开始了预订,估计最快2018年上半年就可以开始交付。Model 3的40万订单中到底有多少能够最终落实,仍是一个未知数。

钱,不过是个幌子

但不管怎么样,特斯拉通过Model 3能够实现公司的扭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至于后续十年的发展,其实马斯克也早在“Master Plan,Part Deux”之中全盘托出。如果特斯拉能够像他计划的那样,实现对主要地面运输系统的全面覆盖,那就几乎等于垄断了全世界的交通出行。真要是这样的话,恐怕公司和马斯克签订的这个“股权激励计划”中最高级别的目标“6050亿元市值”,也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况且,特斯拉一直也不是一家纯粹的“汽车制造商”,在2016年的时候就爆出的“L5级完全自动驾驶技术”视频至今仍没有公开,还有基于特斯拉纯电动汽车和L5级自动驾驶技术才能实现的“共享出行”……这样算起来,特斯拉手头握着的“黑科技”还多的很呢。

所以,笔者认为马斯克拿不拿得到726亿美元并不是问题。或许这个所谓的股权激励计划本身就是一个幌子而已,特斯拉的股东们的想法可能只是给马斯克设立一个小目标,以此为借口让他安安心心的在CEO的位置上“继续工作”为公司和股东们赚钱。而对于马斯克来说,能够顺理成章的在特斯拉CEO的位置上继续做下去,并且逐步实现自己内心那些“疯狂”的想法,估计这比726亿美元更让他心动吧。

人丑、嘴笨、脑子慢……
发表评论

坐等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