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电已经拿到充电桩补贴了,等了4个月左右,但很顺利,没遇到什么阻碍。”对于近日盛传的充电桩补贴难以落地的消息,富电科技董事长庞雷再次给予否认。 一个月前,他就曾对媒体表示,北京充电桩补贴申领的顺利超过了他的预期。与所有享受财政补贴的行业一样,2016年新能源补贴向充电基础设施领域的倾斜打 破了这个行业短暂的平静。而政策出台仅几个月,在新能源汽车骗补调查招致整车企业抱怨补贴推后发放的背景下,充电桩企业因为等不到补贴而导致资金链断裂的惊悚消息也开始发酵传播。

“星星充电的补贴申请最近刚报上去,流程还没走完。发改委给我们的反馈是,‘目前正在加快审核速度’。”星星充电华北大区总经理王常青时表示。对于“繁琐的手续和高门槛拖慢了星星充电资金回笼的速度,造成其资金链条十分紧张”的说法。他澄清,“目前我们的资金没有问题”。

王常青同时坦言,对于投资巨大的充电桩民营企业而言,占建设资金30%的补贴款举足轻重:“资金回笼快了,资金压力小了,也有助于下一阶段的快速扩张。”

但不容否认的是,补贴不再是轻易能吃到嘴的“馅饼”。在新能源汽车骗补的前车之鉴下,从严考核正在成为充电桩补贴发放的最大特点。除了充电桩适用性和资金虚实的考核外,“建桩有效性”这一由第三方评估的重要内容成为最关键的考核项。“这一环节的设置主要是为了杜绝骗补,像那些在四五环外建了几千个桩,只有几十个桩有人用的,肯定通不过考核。”庞雷告诉记者。“严审”的充电桩补贴政策也正在成为加速充电桩行业洗牌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充电桩行业对社会资本打开大门一年多时间里,各路资本蜂拥而入,但因缺乏合理规划和清晰商业模式的引导,大量无效投资和低利用率的充电桩正在成为无人买单的“昂贵学费”。而当补贴成为决定充电桩企业生死的重要资金回转点时,一场洗牌已经在所难免。

严审的补贴

“富电已经递交的充电桩补贴申请中有80%已经进入受理程序,其他的等手续和申请材料准备完善后也将得到受理,受理的补贴申请中有20%已经到位。”庞雷表示。

针对富电科技在今年年初递交的申请材料,“走流程确实需要一些时间,因为先是所在区县的发改委审查,然后上报到北京市的发改委。”庞雷表示,“但肯定是能走通的,至少现在我们没遇到太多障碍,只要建设情况都属实,建的都是有效桩,最后就能拿到补贴。”

与富电的幸运和淡定不同,更多的企业仍在等待中。“星星充电的资金不存在问题,我们的战略刚做了调整,马上要布局40个城市,仅靠补贴款哪行?”面对市场上传言星星充电“即将倒下”的说辞,王常青给出了星星充电正常运营、资金链健康的证据。

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星星充电在北京共建设了2300个桩,其中交流桩和直流桩的比例为9:1。这样的节奏似乎与其去年10月的进京见面会上所披露的宏伟规划难以同步。按照规划,星星充电将在三年的时间内全面开花,在全国投资45亿布局25万个充电桩,其中在北京建到10万个充电端口。

同样将北京作为重点布局的普天新能源则尚未提交申请,普天新能源(北京)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峰表示,需要呈报的手续比较多,目前正在准备第三方评估报告,最快6月底提交申请,第一批申请的充电设施建设资金为2000万左右。

早在2014年11月,财政部等四部委就已联合发文称,中央财政将安排资金对新能源汽车充电设施建设进行奖励。因此,包括星星充电在内的众多充电桩民营企业的宏伟规划,都是在获得丰厚补贴红利的兴奋预期下出台的。

但2015年底爆发的新能源整车骗补事件,将充电桩补贴推上了尴尬的位置。从严审查,成为避免充电桩行业重蹈新能源整车骗补覆辙的唯一办法。

2016年1月5日,《北京市新能源小客车公用充电设施投资建设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发布,称“充电设施投资建设单位可申请不高于项目总投资30%的市政府固定资产补助资金支持。”两个星期后,五大部委正式确定了对新能源充电设施的财政补贴办法及标准。

也就是说,真正有则可依的充电桩补贴发放是从今年1月份才开始启动的。记者在北京市发改委网站上看到,5月18日正式发文“同意批复华贸中心电动汽车充电桩建设项目资金”。这也是北京最早到位的一批补贴资金。按照4个月的考核和流程时间来算,只要晚于2月份申请的充电桩企业,没有拿到补贴都是正常的。

实际上,等待中的忐忑并不仅仅来自于企业能否熬过4个月的审查期。据了解,北京的充电桩补贴申请条件中,要求必须出具第三方评估机构的评估报告,而且第三方机构必须是政府认可的。评估的内容包括:充电桩是否符合标准、是否达到各项要求、设备金额和发票是否一致等。其中“建桩有效性”的评估直接决定补贴能否到手。

“有一些企业虽然对外宣称建桩规模和投入资金都很大,但实际上只是建了一些成本低的交流桩,并没投入多少钱。更重要的是,大部分都在闲置,没有达到满足车主充电需求、加快新能源汽车普及的目的。”庞雷表示,这样的企业如果不经过第三方的评估,由其单方面提供充电桩建设的相关资料,很容易造成骗补。

这意味着,那些希望通过充电桩补贴渡过发展初期的企业,都将面临资金回笼速度变慢的风险。科技部电动汽车重大项目监理专家组组长王秉刚曾多次强调:“充电桩是重资产行业,资金实力不够的或者以投机为目的的社会资本贸然进入,会很难撑下去。”这样的判断正在成为现实。

加速洗牌

如果说出台补贴细则的城市费些周折能获取补贴资金,而那些没有出台补贴细则的城市,充电桩设施补贴的申领发放基本处于停滞状况。截止到今年6月份,已经有8个省16个市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实施规划,但是大多数地方政府并没有发布执行方案,一些省市更是对于充电设施的补贴内容未提及。

充电桩建设初期“重资产、重人力”的必经阶段让拿不到补贴的充电桩企业无法在短期内调整策略,行业洗牌开始加速。

截至目前,各类社会资源已积极参与到北京充电设施建设运营中,其中包括以国网北京电力公司、中石化、普天新能源公司为代表的央企,以北汽新能源、京能集团、华商三优公司为代表的市属企业,以及以富电科技、特锐德、星星充电为代表的民营企业。这其中,补贴资金能否及时发放对于民营企业的资金链条而言更为生死攸关。

专业人士指出,很多充电桩企业并没有充分认识到私人充电市场的复杂程度。例如,根植于南方的充电桩企业多倾向于围绕社区进行高密度的网络布局。一方面,南方中小城市的人流密度是这种布局的原因,另外一方面,北京高额的土地成本和运营成本也促使企业做出同样决定。但根据北京市发改委的建议,充电桩布局最为有效的方式分别是围绕商业中心和交通枢纽等公共场所。记者发现,在一个北京电动车车主聚集的贴吧里,密布于蟹岛的200个充电桩成为车主吐槽的热点,因为地处偏远、使用需求不高,绝大部分充电桩成为摆设,不少充电枪已经布满了蜘蛛网。

来自北京市发改委的数据称,截至去年12月底,北京累计建成大型换电站5座、充电桩约2.1万根,其中,有1.2万根是建在居民小区中的自用充电桩,还有5000多根是建在大型商圈、P+R停车场等社会公用领域周边的公用充电桩,另有3700多根是公交、环卫、出租等公共专用车的充电桩。业内人士称,从这些数据就可以推断出,诸多企业对外宣传的庞大建桩计划中有多少水份。

在庞雷看来,有些企业之所以扛不住,正是因为“在建设之初并没有合理的商业模式”。在进入北京市场时,这些企业没有对北京的交通出行特征、商业布局特点、居民工作生活规律等做充分调研,也没能找到如何在北京合理布局充电桩并着眼于未来盈利的商业模式。在这种情况下贸然大规模建桩,很容易形成无效桩。而这样的充电桩在申请补贴时是肯定经不起第三方考核的。

很显然,在补贴发放的考核标准中,涵盖了对充电桩建设合理性以及盈利可能性的考量。某些企业抱怨因为补贴没有到位而资金链断裂,正是因为颠倒了因果关系:补贴不是生存的前提,自身具有生存能力才是获得补贴的前提。

运营补贴或成突破口

对补贴依赖的背后,是绝大部分充电桩仍难以盈利的现实。按照正常的商业逻辑,充电桩要彻底收回建设成本并实现盈利确实需要数年时间。但目前在运营环节,距离社会资本进入充电桩领域已经一年多过去了,盈利是遥遥无期。

作为最早在北京布局充电桩的民营企业,富电科技的充电桩大多分布在像华贸一样的商业中心以及北京西站等大型交通枢纽,同时还涉及石景山大型光伏充电站等政府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项目。在充分利用资源整合实现多赢的商业模式下,华贸充电站是第一个宣称仅靠充电服务费就能盈利的充电站。据悉,目前华贸充电站一期的充电桩日使用率为一桩7次。“按照运营成本计算,一天一个桩充5.5次就能覆盖成本。”庞雷称,目前富电在北京的1000个新老充电桩平均日充电次数为一桩3.5次,已经属于比较好的运营状态。

很显然,与所有服务业一样,利用率的高低直接决定了充电桩的盈利性。庞雷曾在多个场合指出目前国内充电桩行业存在“重建设、轻运营”的现状。这也是造成众多僵尸桩和无效桩的原因之一。在他看来,补贴政策的出台是一个很好的时机,“北京可以向上海学习,在运营环节给予适当补贴,通过政策引导企业在运营上多下功夫。”庞雷称,这样既解决了充电桩布局不合理的问题,也避免了骗补现象的滋生。

5月9日,上海市政府发布了《上海市鼓励电动汽车充换电设施发展扶持办法》(下称“《扶持办法》”),补贴力度总体比上一轮政策增加1倍,补贴方式上也扩展到建设、运营两个环节。

与上海的充电桩补贴兼顾建设和运营两个环节不同,目前,北京市的充电桩补贴仅发放在建设环节。业内人士认为,这样做的初衷可能是为了在初期加快充电桩的布局,但在一定程度上却造成了充电桩投资者仅将重心放在大量建桩上,尤其是成本较低的慢充交流桩。“10个交流桩的成本才抵一个直流快充桩的成本。”庞雷称,根据北京市民的交通出行需求,有些地方根本不需要这么多慢充桩。

“相比于北京而言,上海的补贴具体标准明确,也兼顾了运营环节。除此之外,上海建设的充换电设施公共数据采集与监测平台以及企业建设的充换电设施数据采集与监测平台,可以提供大数据收集和信息的有效发布。政府还是应该引导企业在运营上下功夫,提高充电桩的有效使用率,让市场活跃起来。”汽车行业分析师赵宇对记者分析。

上海的补贴新政让充电桩行业再次热血沸腾,据悉,为了给快速增长的新能源汽车消费做支撑,受惠于中央财政补贴的各新能源汽车推广城市和地区都有望陆续推出充电基础设施的补贴政策。在追逐补贴和优胜劣汰的大潮中,新一轮充电桩建设的高潮即将来临,而更多投资者的进入也有望为充电桩行业带来商业模式的新启迪。

【来源于:经济参考报】

我们没有能力和思想去创造这些现代文明的胜利果实,但至少,我们应该拥有一双品悦这些力量的眼睛。
发表评论

坐等沙发